注意:发布文章领导人禁止使用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小说欣赏 > 文章内容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作者:落叶 来源: www.wtmgc.com 时间: 2015-06-03 阅读: 在线投稿

红豆

    何小落抱着枕头,坐在墙角的地上,光着脚丫子,闭着眼睛听着王菲的歌。干净地怯懦着,单纯地哭着,只是为了哭而哭,不承认自己的难过,不代表真的不难过。卧室里的红豆散落在地上,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一共只有八颗。泪水无声,心莫名慌乱。王菲的声音,空灵又苍凉,好像可以预知结局一样。红豆,红豆,也只是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美丽而已。爱极了她闭着眼睛绝望地演唱着,离别或者停留,都只是短暂的。落落知道,自己注定是孤独的。
  
  “何小落,我喜欢你。”于风抱着很大一束玫瑰花,背上背着吉他,在女生宿舍楼下,卖力地喊叫着。落落那时候正站在窗口,从十楼往下看,于风单纯得就像嘴里的棉花糖一样可爱。有风吹进来,落落好像闻到了玫瑰花的香味。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骄傲,不准备下楼,只是静静的这样看着他而已。
  
  第三包薯片吃完的时候,何小落看见于风还在那里。女生宿舍楼前,有一颗很大的木棉树,有大朵大朵的木棉花,火红火红的,像极了于风的热情。何小落觉得,他弹吉他的样子真的很温暖,手指轻轻拨动,音乐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极了这个季节的风,把握不住的追求一般。迅速换好衣服鞋子,打开门,跑了下去。
  
  “于风,你干嘛呢?”何小落装得很不耐烦的样子,走到他面前。于风抬头,微笑。眼睛里满满的温柔,刺疼了小落的眼睛。别过头,故意忽略掉他传递的温暖,何小落用脚踢着跌落一地的木棉花瓣。那样的柔情,让何小落有种错觉,彷佛,幸福和快乐都伸手可及一般,何小落有些害怕这样的感觉,害怕自己会陷进这样的温暖里,不可自拔。
  
  “何小落,我喜欢你。”于风盯着何小落,一字一句的说。眼角有斜斜上扬的得意,在阳光下,突兀得天经地义一般。
  
  何小落突然就笑了。在春风里,在木棉花树下,笑得花枝乱颤,风情万种的样子。扎得于风不敢睁开眼睛,彷佛不认识她般定格在瞬间。“于风,于风,你会后悔的。”何小落张扬的笑意,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何小落,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第一次认识你,我就知道,我喜欢你。”于风接受了何小落的挑战,不紧不慢地说着,就好像是在背台词一般。嘴角上扬起,彷佛是等待着猎物的猎人一样,有些时候,有些挑战才能有趣。
  
  “好,我明天给你答案。”何小落转身,不想看到于风得意的样子。何小落的背影有些仓惶,她不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这个高自己一个级的师兄,这个全校闻名的才子,他的喜欢,居然让何小落害怕了。
  
  何小落坐在河边,把头发随意绑了起来,看看河水慢慢地流向未知的宿命,心里不停的纠结着。喜欢,喜欢,于风说喜欢她的时候,嘴角不自觉上扬的样子,让何小落心底泛着阵阵的寒意,得到或者失去,永远都不能寻找到平衡的。何小落突然很想谈恋爱了,想让一个人好好疼着。一个人背负着太多行走在沙漠中,突然有人伸出手来,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那么其实自己都没什么损失的,不是吗?可是,付出多少,才能得到多少的。何小落害怕着,自己还能够付出吗?可以付出吗?有些伤害无可避免的,爱情同样需要棋逢对手,可是,善良的何小落,不愿意去和别人做对手,甚至想过,安安静静的,做一辈子朋友。可是,于风说喜欢她啊。安静的何小落,温柔的靠在河边的树上,温婉的样子,让人觉得她好像不是来自这个世界一般。
  
  “于风,你知道么?咱们社新来了一个学妹哦,很漂亮,听说才华也很不错呢。”岑明轻轻拍了下正在审稿的于风。于风头也没抬,随便应了一声。每天的审稿,已经麻木了于风的神经,千篇一律的故事,千篇一律的无病呻吟,让于风感觉到无力。如今的大学生,都习惯了为赋新词强说愁么?最近新进了好几个社员,可是,都没什么出彩的地方。让于风感觉到了厌倦带新人,厌倦了每天对着同样的稿件做同样的批注。这个中文系的才子,文学社的副社长,开始觉得疲累,那是来自身心的疲累。已经很久不曾出现过让他心动的文字了。高手都是寂寞的,他想,嘴角有无奈的笑。拈花,年华,缱绻,厌倦。
  
  于风靠在椅子上,努力使自己保持平衡,保持清醒。闭上酸涩的眼睛,尽量不去想那些惹人烦的琐事,努力构思下一篇文章的主角的样子。在他的感觉中,她该是张扬的,明媚的,倾泻的温暖该是让太阳失色,让月亮嫉妒的。可是,这样的影子太过抽象,太过游离了。是真实的虚幻,还是虚幻的真实,于风不知道。自己的梦中总是会出现的那个温婉的女子,低眉顺眼的样子,总是紧紧摄人心魄,她不美,可是,却是如此的迷人。有些梦境,总是迷人的,于风想。这就好比是桥一般,一端是现实的虚无,一端是真实的梦幻。而我们站在桥的中间,迷茫着,不知道该往走还是往右走。我们恐惧着,害怕着,得到或者比失去更让人抗拒。
  
  逃离,是于风唯一能做的反应。他害怕跌落桥底的激流中,却依然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有些伤害总是这样,悄然而至,无可避免,或者,我们无路可退。
  
  “你好,我是新来的何小落,请多多关照。”何小落礼貌的问候着,这个早已经在全校闻名的才子。她的全部注意力放在了他纤细修长的手指上,透着灵气的手指,白皙,秀气得仿似女子一般。狠狠的看着,就是这样的手指写出那样动容的文字,让读的人跟着文中的人一起疼着么?何小落不信,他该是个温暖的男子呢,怎么会写出那么多那么多悲伤的故事?何小落的笑,先到达了眼底,再传递到嘴角的。马尾因为她的清浅的微笑上扬着,彷佛连丝丝的睫毛都透着不可思议的笑意。
  
  于风仔细打量着这个一直盯着自己手指看的女子,白皙干净的脸庞,长长的头发高高地束了起来。简单的T恤,加上一条普通的牛仔裤,一双白色的鞋子,看起来就像是个初中生一般清纯脱俗。这个女子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一般。于风的心,突然在那一刻,沉沦,突然有为这个女子写诗的冲动。这样的女子,单纯美好,彷佛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太过干净明亮的眼神,让人心底,有接近的欲望。
  
  “你好,我是于风。”于风把头靠在椅子上,歪着头,看着何小落端正的坐在对面,脸上似有若无的笑意,无欲无求的样子,有点刺痛人的眼睛。
  
  何小落,轻轻的笑了笑,偏了偏头。“你就是于风?写诗的于风?呵呵,很高兴认识你。”嘴上说着,却是依然一动不动的看着于风放在桌上的手指。这让于风的心,窘迫不安着。
  
  许久的沉默,何小落,抬头,撞见了于风深邃的目光。“对不起,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起身,离开,眼底,没有丝毫情绪的冲突。彷佛,盯着一个人的手指看半个小时是如此的天经地义一般。于风的心开始躁动了,这个女孩,真是有趣得紧。
  
  何小落起身,开始一颗一颗拣掉在地上的红豆,依然是八颗,依然是残缺,那颗红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眼泪又开始滑落了,这个季节,是雨水太过泛滥了么?何小落不敢承认自己的怯懦。有很多事情,原来不是我们想要怎么样便可以怎么样的。太过天真或者单纯,也不过是成为别人炫耀的资本而已。有些伤害,早就注定,有些人,本该忘记。只是这火红如血的红豆呵,如今的你,承载的该是什么呢?手里拿一颗红豆,对着窗外的阳光,何小落的眼睛被刺伤了。生疼生疼的扯出血丝来,三天没有睡觉了吧?那又如何呢?又能如何呢?抱着自己的身体,依然只能感觉到透心的冰凉。靠在墙上,以为就可以给自己力量,也不过是心碎了一场,较真的人,何苦折磨自己?何小落明白,却总是做不到的。好好的,也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的笑话而已。
  
  醉倚西楼,残月如钩。媚眼丝丝,如水流。于风,就那么跌进了何小落清凉的眼神里,他想在那里留下一丝自己的痕迹。不管如何,他要在那汪清泉中,留下自己的身影。
  
  于风手里拿着何小落的稿子,心纠结着。这个女子,看起来是那么的骄傲,那么的不染尘埃。却是如何,有如此多的忧伤?化不开的心结,缠绕着心魂。
  
  幽幽琴声人欲泣,翩翩清香梦断肠。为谁思来,为谁狂?为谁半夜织残赏?风送过往,酒醉人慌,梦中暗思量。几欲离去,却是伤离别。红尘梦醒,谁伴身旁?
  
  就这么几个字,却是字字句句印刻在于风脑海里,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子,寻找的也不过是红尘之中,梦醒蹁跹的爱情而已。文人多薄情,文人皆多情。于风自诩为才子,更是多情的才子。他想要去呵护这样的这个让人心疼的女子。

  何小落,我喜欢你。于风不知道对她说了多少次这样的话。何小落总是简单的微笑着。天生是个怯懦的女子,天生害怕去付出,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爱上,便是会不顾一切的人。可是,这个世界容不下不顾一切的女子存在。爱情,不过是人们生活中的调剂品而已。小落知道,有些时候,一旦沉沦,直至万劫不复。所以,拒绝伤害,也就等于拒绝了爱。可是,于风的眼睛呵,那么的干净。他的手指,透着的丝丝灵气。让何小落无法抗拒,尤其是他背着吉他,口里念着诗歌的样子。
  
  那天的相遇,是因为来不及,来不及记住你的样子。模糊中透着清晰,我的思念,被你无情的侵袭,我的爱情,如寒流遇见风暴那么措手不及。我闭着眼睛,想象你的样子,在我怀里撒娇嬉闹的样子,那声声呼唤,穿透我的心扉,直达心房。
  
  于风唱着歌,认真又执着。何小落便摘下几朵不知名的花,抛洒在空中,好像抛洒的是自己如水的心事一般。
  
  “于风,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的倔强,喜欢你的忧伤,喜欢你干净的眼神,喜欢你牵强的微笑。喜欢你,总是无欲无求的样子。喜欢你白色的棉布裙子,喜欢你长长的黑色的头发。”于风看着何小落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何小落认真的看着于风的眼睛,想要看清,有几多认真,几多柔情。
  
  何小落低下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白色球鞋,上面沾染了一点泥土,点缀成一朵朵好看的花纹样子。于风走到她面前,握着她的手说:“小落,我是真的喜欢你,给我个机会,让我疼你,好么?”何小落,抬头撞进了他深情的眼眸里。突然没来由的慌乱着,矛盾挣扎,突然想要好好的为自己的心,找个归宿,找个家。这个男子,有清澈的眼眸,有宽阔的胸怀,更有有力的臂膀。何小落,觉得安心,任自己靠在他的肩膀上,慢慢的融化那块坚冰。
  
  “何小落,你看,那不是于风么?他旁边那个女孩是谁?”舍友指着不远处拥抱的男女。何小落张大了眼睛,努力想要看清楚,那到底是谁。没错,是于风,他抱着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明显是在哭泣。何小落眼睛涩得慌,想要逃离,脚却不由自主的往那个方向走去。
  
  “小落,小落,我......”于风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女子抬头看着何小落,眼角有泪痕,眼底却有笑意。
  
  “小落学姐,我,我们......”她低低的抽泣着,挑衅地看着何小落。谁不知道文学社的才子才女的故事,谁不知道于风与何小落的恩爱甜蜜。她这样做,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弱者的地位上,倒是让何小落没了言语。
  
  “小落姐,与于风哥无关,是我心情不好,所以,他,他......”姜文断断续续的话,配上楚楚动人的表情,让每个见到的人,都会忍不住怜惜。
  
  于风看到姜文的样子,心底也泛起丝丝的疼惜。干脆直接搂着姜文,姜文也顺势倚靠在于风的肩膀上面。何小落愣愣的看着这一切,这样一来,自己好像变得多余了一般,彷佛自己搅乱了别人的好事一般。于风看着何小落鄙夷的表情,兀自说道:“小落,你先回去吧,我陪陪小文,她心情不好。”
  
  何小落没了话语,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个字,就像看着一场笑话一样。这个男子,口口声声说,要陪自己一生一世,要给自己生生世世的温暖,可是,如今,却是在自己眼前,告诉自己要陪别人。他把自己置于何地?誓言呵,原来也只是男人用来骗女人的工具而已。得到的,永远都学不会珍惜。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吧。何小落,心底,开始疼,那些已经融化的坚强,一丝一丝,扎着自己的皮肤,疼得不知所措。
  
  一个人,买了最喜欢的冰激凌,坐在后山的木棉树下,静静的听自己的心跳声音。眼泪一直委屈的掉个不停。翻看姜文发来的信息,何小落,却突然连生气的勇气都没有了。
  
  小落姐,对不起,我真的好喜欢他,好喜欢好喜欢。他今天也说喜欢我了。小落姐,我好抱歉,真的,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哦。我知道小落姐姐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可是,没有他,我的世界真的一片空白。所以,小落姐,可不可以拜托你,让我喜欢他?
  
  何小落把手机关机,靠在树上,想要睡一会。可是,脑袋却是混乱得一塌糊涂。想想于风说喜欢自己的这几个月来,自己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好,他的关心。更是一点一滴的把他装进了心底。从来没对他说过喜欢,却是已经喜欢到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境地。突然这样的结局,她该如何去承受。天生就是个不会表达的人,有些时候感情越深,她只会埋得更深,以为默默的彼此相知就好。可是,感情呵,谁说得准呢。何小落第一次哭了起来,用力的哭,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想要给自己温暖,给自己力量。额头被什么碰到,生疼生疼的,抬眼一看,却是手腕上,如血般嫣红的红豆手链。
  
  这串手链,是个讽刺。于风前天买来送给何小落的时候说:“小落,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那么一定是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这些红豆,就是我的灵魂,他们都会帮我好好爱你的。”何小落带着它,就好像于风就在身边一样,他说过,山无棱,天地合,乃敢话离别。
  
  何小落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泛滥,海枯石烂,天长地久,永远都只存活在想象当中,付出与得到从来不成比例。何小落突然发现,自己在坠落。于风就像是一座桥,慢慢牵引何小落从孤单,从冷漠走向温暖,却在半途,抽身离开,桥断了,何小落便跌落进无底的深渊中,万劫不复。
  
  何小落注定是为爱而生的女子。眼泪能承载得了多少伤痛呢?
  
  拨通于风电话的时候,何小落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于风,我想见见你。”
  
  “小落啊,我现在没时间啊,小文情绪一直不稳定,我担心她,你自己好好的哦。”电话里传来姜文和于风的谈笑声音,姜文的笑,听起来哪里是情绪不稳定?何小落挂断电话,抬头看看天空,残阳似火般烧灼着。有些人,就是如此,什么誓言,全是扯淡,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何小落不知道自己充当了什么样子的角色。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身体颤抖着,却是没有了眼泪。半夜的时候,感觉到额头的滚烫,何小落,享受着这样的折磨,享受着肌肤被撕裂的快感,那让她觉得安全,那让她觉得,一切都还是自己的。假装,从来都没有沦陷过。
  
  三天,于风从来没有出现过,何小落,却是炼狱般的疼痛着,清醒了,模糊了,意识游离了。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从床上摔倒在地上,手链断了,心碎了。总是有些人固执地倔强着,不肯流泪,不肯原谅自己,原谅别人。
  
  淡漠的收拾地上散落的红豆,何小落一颗一颗清点,总是少了一颗,无心去找回。想,终究是不能圆满的,他连残缺都给不了,更何况是圆满呢?最初他便说过,九颗红豆代表的是天长地久,可惜,不过几个月而已。那么残缺便残缺吧。何小落嘴角有深深的笑意,眼底,没有泪痕。
  
  何小落一直都很喜欢那个关于摩天轮的传说。传说,只要和相爱的一起当摩天轮到达最高点的时候亲吻,那么他们便可以一生一世在一起。传说,摩天轮的每个格子都装满了幸福。传说,摩天轮一直不停的旋转,就是为了离幸福更近一点。
  
  没有起点,也就没有终点。从来没有开始,便从来没有结束。
  
  何小落穿了件白色的棉布连衣裙,头发懒散的披着,苍白憔悴的容颜,涂上一抹淡淡的唇彩,笑笑,有些无力的感觉。穿了双红色的鞋子,那是自己讨厌的颜色。
  
  下楼的时候,何小落恍惚得差点直接滚了下去。没有惊吓,而只是莫名的希望,就这样死去或者更好。可是,老天却总是不会让人如愿的。
  
  何小落来到游乐园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游乐园里人很少。三三两两的,惨淡得就像何小落的心事一样。摩天轮一直转一直转,何小落在上边吹着风,脑袋清晰又模糊,想着这段时间的浑浑噩噩,想着对自己的折磨,想着摩天轮的幸福,想着手里捏着的残缺了的红豆。那一刻,她突然看见了幸福,那一刻她突然感受到了安慰。
  
  小落,小落。何小落听见了十年前离开的父母的呼唤。
  小落,小落。何小落听见了于风的深情。
  小落,小落。何小落听见自己的撕扯的呼喊。
  
  小落,小落。幸福在向她招手。幸福呵,在招手呢。原来,摩天轮里,真的藏着幸福啊。何小落微笑着,站起身来,想要握住幸福的手,恍惚中,轻轻的一握,定格了何小落的影子。有飞翔的感觉,手里的红豆滑落。
  
  她是为爱而生的女子。于风,成全了她的一生,摩天轮的幸福,不过是承载的桥梁而已。何小落跌落在地上的时候,鲜血比手中的红豆还要耀眼,吓坏了旁边的几个孩子。她的脸苍白,却是恬淡的。世界依然有眼泪,何小落却凝固成了永远的河流。
 

  • 上一篇:没有告别的分离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文坛梦工厂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