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领导人禁止使用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内容

希望者 顾城诗集

作者:落叶 来源: www.wtmgc.com 时间: 2015-06-03 阅读: 在线投稿
  
  
  【顾城简介】顾城,朦胧诗主要代表人物,顾城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早期的诗歌有孩子般的纯稚风格、梦幻情绪,用直觉和印象式的语句来咏唱童话般的少年生活。其《一代人》中的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成为中国新诗的经典名句。后期隐居激流岛,1993年10月8日在其新西兰寓所因婚变杀死妻子谢烨后自杀。留下大量诗、文、书法、绘画等作品。作品译成英、法、德、西班牙、瑞典等十多种文字。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茸毛
  我让他们挨的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的激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上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从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1981年3月
  
  远和近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1980年6月
  
  一代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1979年7月
  
  无名的小花
  
  野花,
  星星,点点,
  想遗失的纽扣,
  撒在路边。
  
  它没有秋菊,
  卷曲的金发,
  也没有牡丹,
  娇艳的容颜,
  它只有微小的花,
  和瘦弱的枝叶,
  把淡淡的芬芳
  溶进美好的春天。
  
  我的诗,
  象无名的小花,
  随着季节的风雨,
  悄悄地开放在
  寂寞的人间......
  
  1971年6月
  
  星月的来由☆烟囱
  
  星月的来由
  树枝想去撕裂天空,
  却只戳成了几个微小的窟窿,
  他透出了天外的光亮,
  人们把它叫做月亮和星星。
  
  烟囱
  烟囱犹如平地耸立起来的巨人,
  望着布满灯火的大地,
  不断地吸着烟卷,
  思索着一种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1968年9月
  
  结束
  
  一瞬间——
  崩坍停止了,
  江边高垒着巨人的头颅。
  
  戴孝的帆船,
  缓缓走过,
  展开了暗黄的尸布。
  
  多少秀美的绿树,
  被痛苦扭弯了身躯,
  在把勇士哭抚
  
  砍缺的月亮,
  被上帝藏进浓雾,
  一切已经结束
  
  1979年5月
  
  海的图案
  
  一
  
  一间房子,离开了楼群
  在空中独自行动
  蓝幽幽的街在下边游泳
  我们坐在楼板上
  我们挺喜欢楼板
  我们相互看着
  我们挺喜欢看着
  
  二
  
  一个人活过
  一个人在海边活过
  有时很害怕
  我想那海一定清凉极了
  海底散放着带齿的银币
  我想那海一定清凉极了
  椰子就喜欢海水
  
  三
  
  房子是木头做的
  用光托住黑暗
  在一束光中生活多久
  是什么落在地上
  你很美,想我一样
  你很美,想我一样
  空楼板在南方上空响着
  
  四
  
  从三角洲来的雷电
  我被焚烧了
  我无法吐处火焰
  通红的树在海上飘着
  我无法吐出有毒的火焰
  海很难
  海露着白白的牙齿
  
  五
  
  有一页书
  始终没有合上
  你知道,雨里有一种清香
  有时,呼吸会使水加重
  那银闪闪巨大的愿望
  那银闪闪几乎垂落的愿望
  有一页书正在合上
  
  六
  
  我握着你的手
  你始终存在
  粘满砂砾的手始终存在
  太平洋上的蜂群始终存在
  从这一岸到那一岸
  你始终存在
  风在公海上嗡嗡飞着
  
  七
  
  门大大开了
  门撞在墙上
  细小的精灵飞舞起来
  蛾子在产卵后死去
  外边没有人,一层层屋顶
  雨在记忆中走着
  远处的灯把你照耀
  
  八
  
  我看见椰子壳在海上漂
  我剖开过椰子
  我渴望被海剖开
  我流著新鲜洁白的汁液
  我到达过一个河口
  那里有鸟和背着身的石像
  河神带着鸟游来游去
  
  九
  
  我在雨中无声地祈祷
  我的爱把你环绕
  我听见钟声在返回圣地
  浅浅的大理石上现出花纹
  浅浅的大理石的花纹
  浅浅的大理石的花纹
  我用生命看见
  
  十
  
  海就在前面
  又大又白闭合的海蚌
  就在床前,你没有看见
  海就在我的身边颤动
  一千只海鸟的图案
  就在我身边颤动
  你没有看见那个图案
  
  1983年7月
  
  梦园
  
  现在,我们去一个梦中避雨
  伞是低的,也是红的
  你的微笑格外鲜艳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身后的
  黑杨树,上边落着鸟
  落着一只只闪电
  
  上次,也到过这
  是雨后,一个人
  两边是失神的泥沼地
  正在枯萎,中间是一条河
  一条水路,它凉凉的血液闪动着
  凉凉的,浮在嘴边
  
  1982年8月
  
  再见
  
  你默默地转向一边
  面向夜晚
  
  夜的深处
  是密密的灯盏
  
  它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再见
  为了再见
  
  1980年10月
  
  牺牲者☆希望者
  
  在历史的长片中,有这样两组慢镜头
  
  牺牲者
  
  你靠着黄昏
  靠着黄昏的天空
  象靠着昼夜的转门
  血的花朵在开放
  在你的胸前
  在你胸前的田野上
  金色的还在闪耀
  紫色的已经凋零
  你无声的笑
  惊起一片又一片
  细碎的燕群......
  
  刽子手躲在哪里?
  
  炊烟迟缓而疲惫
  河流象它透明的影子
  多少眼睛望着你
  ——杨树上痛苦的疤结
  绿波上遗忘的气球
  老教堂上拚花的圆窗......
  呆滞、疑惑、善良
  你多想把手放在
  他们的额前
  (不,不是抖动的手)
  让他们懂得
  
  刽子手逃走了吗?
  
  血流尽了
  当然,还有泪
  冰冻的晚风冲洗着一切
  连用发烫的回光
  遗念,和那一缕淡色的头发
  你慢慢、慢慢地倒下
  生怕压坏了什么
  你的手,深深插进
  温柔的土层
  抓住一把僵硬的路
  攥得紧紧......
  夜幕,布满弹词
  
  刽子手
  你们可以酣睡了。
  
  希望者
  
  你醒来——
  缓缓地转动头颅
  让阳光扫过思维的底层
  扫过微微发涩的记忆......
  呵,你睡了多久?
  自从灰蝶般脆弱的帆
  被风暴揉碎
  自从诗页和船的骨骸
  一起漂流
  自从海浪把你的“罪行”
  写满所有沙滩
  那死亡,那比死亡更可怕的麻痹
  就开始了
  
  过去(说):
  还不满足吗
  你这叛逆的子孙
  
  你醒来——
  知觉的电流开始发热
  锤击一样的脉跳
  也开始震响
  梦碎了
  化作无数飞散的水鸟
  化作大片大片明亮的云朵......
  你慢慢地抽动四肢
  在太阳和星群间崛起
  毛发中的砂石在簌簌抖落
  犹如巨大的植物离开泥土
  离开了那海藻般腐败的谣言
  把召唤生上天空......
  
  现代(说):
  你在这里呵
  我骄傲的孩子
  
  你醒来——
  海退的很远,山在沉默
  
  
  新鲜的大地上没有足迹
  没有路,没有轨道
  没有任何启示或暗示
  这寂静的恐怖足以吓倒一切
  然而,你却笑了
  这是巨人的微笑
  你不用乞求,不用寻找
  到处都有生命,有你的触觉
  到处都有风,有你疾迅的思考
  你需的一切,已经具备——
  自己的世界
  
  未来(说):
  不,还有我
  你永远,唯一的爱人
  
  1980年1月
  
  河口
  
  没有成为鸽子和花朵的人仰面躺着
  那个梦想的土堆
  那个梦想得到的村子
  有人在山坡上种牛蒡,有人在墙上
  涂水,这时他躺着不愿出来
  
  他知道花的阴影,海星的阴影
  他知道阴影就是海水
  茂盛的队列赞美着向前走去
  
  总有人要变成草原的灰烬
  变成雪水流出村庄,乌鸦在枯萎
  一枚枚沉重的鸟打翻土地
  
  总有人要变成盲人的道路,歌的道路
  总有手伸向灵魂的国土
  
  总有人在思想,脸上现出阴凉的光辉
  
  总有树要分开空气、河水,分开大地
  使生命停止呼吸,被自己的芳香包围
  
  1984年7
  
  方舟
  
  你登上了,一艘必将沉没的巨轮
  它将在大海的呼吸中消失
  现在你还在看那面旗子
  那片展开的暗色草原
  海鸟在水的墓地上鸣叫
  你还在金属的栏杆上玩耍
  为舷梯的声音感到惊奇
  它空无一人,每扇门都将被打开
  直到水手舱浮起清凉的火焰
  
  1984年3月
  
  在大风暴来临的时候
  
  在大风暴来临的时候
  请把我们的梦,一个个
  安排在靠近海洋的洞窟里
  那里有熄灭的灯和石像
  由玉带海雕留下的
  白绒毛,在风中舞动
  是呵,我们的梦
  也需要一个窝了
  一个被太阳光烘干的
  小小的,安全的角落
  
  该准备了,现在
  就让我们象企鹅一样
  出发,去风中寻找卵石
  让我们带着收获归来吧
  用血液使她们温暖
  用灵魂的烛光把他照耀
  这样,我们才能睡去
  ——永远安睡,再不用
  害怕危险的雨
  和大海变黑的时刻
  
  这样,才能醒来,他们
  才能用喙啄破湿润的地壳
  我们的梦想,才能升起
  才能变成一大片洁白
  年轻的生命,继续飞舞,他们
  将飞过黑夜的壁板
  飞过玻璃纸一样薄薄的早晨
  飞过珍珠贝和吞食珍珠的海星
  在一片湛蓝中
  为信念燃烧
  
  1982年1月
  
  自然
  
  我喜欢一根投出的长矛
  一棵树上的十万片叶子
  大地密集的军队
  
  他们在狭长的路上露出脸来
  沉甸甸地晃动着鸟巢的旗帜
  
  这就是生命失败的微妙之处
  
  1984年8月
  
  内画
  
  我们居住的生命
  有一个小小的瓶口
  可以看看世界
  
  鸟垂直地落进海里
  可以看看蒲草的籽和玫瑰
  一个世界的镜片
  
  我们从没有到达玫瑰
  或者摸摸大地绿色的发丝
  
  1984年5月
  
  老人
  
  老人
  坐在大壁炉前
  他的额在燃烧
  
  他看着
  那些颜色杂乱的烟
  被风抽成细丝
  轻轻一搓
  然后拉断
  
  迅速明亮的炭火
  再不需要语言
  
  就这样坐着
  不动
  也不回想
  让时间在身后飘动
  那洁净的灰尘
  几乎触摸不到
  
  就这样
  不去哭
  不去打开那扇墨绿的窗子
  外边没有男孩
  站在健康的黑柏油路上
  把脚趾张得开开的
  等待奇迹
  
  1982年5月
  
  灵魂有一个孤寂的住所
  
  灵魂有一个孤寂的住所
  在那里他注视山下的暖风
  他注意鲜艳的亲吻
  象花朵一样摇动
  象花朵一样想摆脱蜜里的昆虫
  他注意到另一种脱落的叶子
  到处爬着,被风吹着
  随随便便露出干燥的内脏
  
  1984年11月
  
  你就这样地睡了
  
  在温热的夏天
  花落在温热的石阶上
  院墙那边是萤火虫
  和十一岁的欢笑
  我带着迟迟疑疑的幸福
  向你诉说小新娘的服饰
  她好像披着红金鲤鱼的鳞片
  你把头一仰
  又自动低下
  
  你就这样地睡了
  
  在黎明时
  暴雨变成了珍贵的水滴
  喧哗蜷曲着
  小船就睡在岸边
  闪光,在瞬间的睡眼里
  变成水洼,弧形的
  脚印是没有的
  一双双著名的白球鞋
  失去了弹性
  
  你就这样地睡了
  
  在最高一格
  在屏住呼吸的
  淡紫色和绿色的火焰中
  厚厚的玻璃门滑动着
  ”最后”在不断缩小
  所有无关的人都礼貌地
  站着,等待那一刻消失
  他们站着
  象几件男式服装
  
  你就这样地睡了
  
  在我的手里
  你松弛的手始终温暖
  你的表情是玫瑰色的
  眼睛在移动
  在棕色的黄昏中移动
  你在寻找我
  在天空细小的晶体中寻找
  路太长了
  你只走了一半
  
  你就这样地睡了
  
  在每天都越过的时刻前
  你停住了
  永远停住
  白发在烟雾里飘向永恒
  飘向孩子们晴朗的梦境
  我和陆地一起飘浮
  远处是软木制成的渔船
  声音,难于醒来的声音
  正淹没一片沙滩
  
  你就这样一次次地睡去了
  
  在北方的夜里
  在穿越过
  干哑的戈壁滩之后
  风变笨了
  变得象装甲车一样笨重
  他努力地移动自己
  他要完成自己的工作
  要在失明的窗外
  拖走一棵跌倒的大树
  
  1982年3月
  
  很久以来
  
  很久以来
  我就在土地上哭泣
  泪水又大又甜
  很久以来
  我就渴望升起
  长长的,象绿色植物
  去缠绕黄昏的光线
  很久以来
  就有许多葡萄
  在晨光中幸运地哭着
  不能回答太阳的诅咒
  很久以来
  就有洪水
  就有许多洪水留下的孩子
  
  1983年6月
  
  北方的孤独者之歌
  
  在那纷乱的年代里,一个歌手被流放到北方......
  
  天边了颜色
  变成可怖的铁色
  大地开始发光
  发出暗黄的温热
  呵,风吹走了,风吹走了......
  那大草原上
  那大草原中
  时聚时散的部落
  
  一切都在骚乱
  都将绝望、抛弃、争夺!
  只有那——属于北方
  的沉寂和诉说
  还在暴雨前的
  阵阵寒噤里
  轻轻飘过
  轻轻飘落......
  
  还是唱歌吧!
  唱那孤独者
  唱那孤独的歌
  象在第一阵微凉里
  惊醒的野鸽子
  飞出细柔和谐的梦
  去寻找真的家
  去寻找真的巢
  
  唱吧,歌呵歌
  唱给滩洼中干枯的水沫
  唱给山路上倾翻的大车
  唱给圆木的小屋
  唱给荒亭的白发
  唱给稀少的过客
  唱给松鼠
  唱给松果......
  
  呵,呵,孤独者
  让你的思念
  (那么多呢,那么多呢)
  象木排一样
  去随水漂泊
  去随冰漂泊
  随着轰鸣,随着微波
  ......呵,海在等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样沉,这样沉重
  扭弯了撬棍
  堕散了绳索
  象浸透悲哀的古木
  隐藏着火舌
  呵,永远不问,永远不说
  铅味的烟团在草中潜没
  
  让歌飞吧,飞吧!
  真正象野鸽子
  自在的,自由的
  让早晨的空气
  充满羽毛,充满欢乐
  象芦花曾充满湛蓝的秋空
  (即使北方的天穹
  跨度过于宽阔)
  
  孤独者,呵呵,歌
  你的女儿还在顽皮
  常常把雪花捕捉
  儿子都已学会沉默
  久久的沉默
  他们在陆地的两舷
  听着,静听着
  你的歌
  
  呵,孤独者,孤独者
  你不能涉过春天的河
  不会哦,不能哦
  冬天使万物麻木
  严寒使海洋畏缩
  但却熄灭不了炉火
  熄灭不了爱
  熄灭不了那热尘中的歌
  
  森林的家系
  绵长而巨大
  河水的朋友
  广泛而众多
  甚至那冷酷的冰川
  也总连着,连着......
  但你却是孤独者
  只有唱歌
  
  听么?听着,听啵
  呵——生命,生存,生活
  生命生存生活
  此在江水中溶化
  浪在石块上跳着
  那一切已经消逝
  蜡烛的热恋
  凝成了流星一颗
  
  不要问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
  人生就是这样混浊!
  人生就是这样透彻!
  闪电早已把天幕撕破
  在山顶上
  尽管唱歌,尽管唱歌
  看乌云在那里降落。
  
  1980年6月
  
  • 上一篇:我所喜欢的女人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文坛梦工厂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