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领导人禁止使用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传奇故事 > 奇闻 > 文章内容

重庆:赤膊男子召来46万蜜蜂 制成91斤重“蜂衣”

作者: 来源: www.wtmgc.com 时间: 2015-06-03 阅读: 在线投稿

蜂衣制成重90多斤

原标题:小伙这一招征服法国人

●3个法国摄影师查阅了很多国家关于蜂衣的报道,最后在重庆晚报上看到新闻,觉得佘平表演最厉害;等了一年半终于来渝拍微电影

●昨天,他用16只蜂王召来46万只蜜蜂,制作了一件重达91斤的蜂衣,突破了个人纪录

昨上午9时,阴天,渝北区木耳镇沙岚垭车站旁一处小山坡边,一个1.61米的中年男子赤裸上身站在秤上。4个工人取出一匹匹蜜蜂,手一抖,蜜蜂立即一层层地往男子身上拥。秤上男子叫佘平,四川遂宁人,34岁,两年前他曾穿过“蜂衣”。昨日,他刷新两年前创下的个人纪录———近46万只蜜蜂爬上身。

一周前就踩好点

准备了28箱蜜蜂

昨日天气湿热,偶尔见风。清晨5时20分,佘平和妻子杨冬菊及5名工人一起,把28只蜂箱放在背风山坡边。佘平说,一周前他就到处踩点,这个地方虽然狭窄,但背风,穿蜂衣时蜜蜂不容易被风吹散。

30岁的杨冬菊说,昨日凌晨2点左右丈夫才渐渐入睡。“对今天表演他压力很大。拿了28箱蜜蜂,一箱大约2万多只。如果全部用完,他的身体大约要承担112斤蜜蜂重量。”

佘平说,根据蜜蜂习性,要穿蜂衣需三天不洗澡,耳鼻塞棉花,不穿棉质衣裤。如果今天能成功,那就是他第四次穿蜂衣了。他从小跟随父辈学养蜂技术。“第一次穿蜂衣是22岁那年。为满足自己好奇心来穿,当时穿了2箱来玩。后来穿蜂衣,是为了让别人相信我卖的是真蜂蜜,自己为自己产品代言。2012年在渝北和潼南都穿过,第三次穿蜂衣就是15箱。今天,我一定要打破自己的纪录。”

16只蜂王挂身上

召来46万只蜜蜂

上午9点,佘平脱下上衣,扎紧下衣裤管,站在秤上。为让蜜蜂“织衣”时不脱落,佘平不但身上挂了16只蜂王,还站在一个不锈钢圆盆里。

佘平一发话,身边4个工人纷纷取下一箱箱蜜蜂,朝佘平裤脚一抖。“刷”的一声,蜜蜂往佘平身上拥。“这才真是蜂拥而至啊。”20米远的围观群众叫道。

蜂箱一匹匹地抖动,一群群蜜蜂嗡嗡声10多米远都能听见。20分钟后,“裤子”织完,佘平一动不动,目光始终朝前。35分钟后,上衣织完。佘平只有脑袋露在外面,面色有些发白,眉头紧皱。蜜蜂一层层爬上佘平的脸,又开始层层叠加。佘平脸色铁青,杨冬菊赶紧给他递上一根烟,佘平含在嘴里———出气全靠这支烟了!

“40分钟,蜂衣织完,减去佘平和不锈钢盆的重量,蜜蜂重91.3斤。”杨冬菊一边看表和秤,一边大声鼓励丈夫。根据国际养蜂工作者协会联合会(国际蜂联)公认统计蜜蜂数量的标准:1公斤蜜蜂约有1万只———意味着佘平穿的这件“蜂衣”,大约由45.65万只蜜蜂织成。

2秒钟脱去蜂衣

全身蜇伤20多处

“如果说穿衣难,守衣更难。”杨冬菊在旁解释:“穿上蜂衣后,人要忍受皮肤各种不适,还要一动不动,不晓得这次他会被蜇出多少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围的人都瞪大双眼等他脱衣。3分钟后,佘平先是甩了甩脑袋,脸色铁青,朝周围人喊:“快散开,我遭不住了。” 话音刚落,佘平抖动全身。“哗啦”一声,成千上万的蜜蜂黑压压一片,纷纷跌落在不锈钢圆盆上。仅仅2秒,蜂衣脱落了,蜜蜂成群结队还在佘平的身边盘旋。

几乎同时,佘平扭头跳出不锈钢盆,朝蜂箱相反方向跑去,嘴里还叫道:“解脱了,再来一秒钟我都受不了。”记者看到,他的前胸和后背,到处是蜜蜂蜇过的红眼。

记者帮佘平数了数他身上和脸上的包,大大小小共有20余处。“心闷又慌,穿这个蜂衣真闷热,我现在的手脚还在发抖。”佘平喘着粗气回答:“40分钟一动不动,皮肤又痒又痛,唯一的信念是战胜自己。”

蜂衣的秘密

如此惊心动魄的蜂衣表演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蜂农李大正51岁,这是他第三次见证佘平穿蜂衣。李大正称,佘平养的蜜蜂原产自意大利,俗称意蜂,而我国土生土长的蜜蜂俗称中蜂。中蜂的蜂王家族意识非常强,两只不同家族的蜂王近距离接触可引发家族混战。如果像佘平这样把多只中蜂蜂王挂在身上,后果将不堪设想。此次织蜂衣的蜜蜂为意蜂,意蜂性情温顺,不会随意蜇人。

洗澡后,人的身体或多或少会残留香皂或淋浴液等气味,蜜蜂嗅觉敏感,会被刺激,特别容易攻击人。

棉质衣裤表面有类似绒毛的纤维,会诱使蜜蜂烦躁,本能反应蜇人。

点烟是跟蜜蜂怕烟有关,也只有这样才能保障它们不蜇人的双唇。

蜂箱有孔,蜜蜂习惯了孔来孔去的生活,所以要在耳鼻处塞棉花。

穿蜂衣时间多选择在春季。原因是春季是初花期,花蜜多,蜜蜂心情好,也不容易蜇人。天气方面,蜜蜂在晴天心情最好,阴天次之,雨天不可,特别是要变天时不能穿蜂衣,蜜蜂会很烦躁。

蜜蜂怕风吹,一吹就散了。

看了本报报道法国摄影师来渝拍微电影

表演现场,有3名来自法国的摄影师。其中一名叫Marc Johnson的摄影师说,这是他第一次来重庆。2012年,他在网站上看到了《重庆晚报》关于佘平的报道。“amazing(令人惊异的)。”Marc说,当他看到佘平穿上蜂衣的图文后,吃惊不已,因为在法国,没有这样的人和事。

Marc查阅了很多国家关于蜂衣的新闻,发现佘平表演最厉害。“The show is a surprise(今天的表演是个惊喜),but I waited for half a year(我等待了1年半)。” 经过一年半沟通和协商,佘平终于与这个名叫Marc Johnson.FR的法国工作摄影拍摄室达成协议。本月5日,这3名法国人专程来重庆,为佘平做起微电影。

Marc说,之所以不远来重庆,是佘平表演中流露出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情感打动了他。

璧山最大蜂农一年四季在外奔波

佘平目前是璧山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一员。合作社张继明科长称,当地有110户蜂农,佘平是璧山最大的蜂农,在重庆养蜂界也很有名气。杨冬菊说,她2002年和佘平结婚,有两个女儿。对于佘平穿蜂衣,杨冬菊起初反对丈夫这样做,怕出意外。每次丈夫穿“蜂衣”被蜇,她都有些心疼。杨冬菊说,养蜂人放蜂非常辛苦,一年四季在外奔波。他们每年出远门次数少则8次多则12次。“帐篷就是我们的家。整年全国各地跑,哪儿有花就往哪儿走。有时几个月都见不到女儿。”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郝瑶 冉文 实习冉冉 摄影报道

  • 上一篇:江苏无锡现“波浪楼” 远望形如钻石(图)
  • 下一篇:华裔神童进nasa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文坛梦工厂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